第112章 宁可为妾(1/2)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底色
字色
字号
  112

  说实话,苗氏是打从心底里看不上崔玉瑶来。

  这崔玉瑶就是一个一心想往上爬的女人,当然,也是应了那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崔玉瑶就是可怜又可恨。

  只是想到谢景城的嘱咐,苗氏还是耐着性子对待崔玉瑶的。

  “妹妹身世这般可怜,我自然是怜惜妹妹的,只要能帮得上妹妹,我也义不容辞,可请恕我直言,你若是听王妃的话,想让三弟对你负责,只怕是不能够的了。”苗氏说道。

  “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三公子,是我听了王妃的话,想要去算计三公子,可不知道为何就变成了这样,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的,少夫人,我不想嫁给一个下人,如果父亲母亲知道我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是会直接摒弃我的。”崔玉瑶哭的更加伤心了。

  她想到自己前途迷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如果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打死她,她也不敢有这样的心思啊。

  苗氏看的出来,这崔玉瑶心中的恐惧,担心都是真的。

  现在只想要一条出路。

  “我也知道,我出身卑微,如今又失了清白之身,我也不求三公子能娶我,哪怕是妾室,我也愿意,只求能给我一个容身之处就好,崔家是容不下我了。”崔玉瑶苦苦哀着。

  苗氏皱眉,心中却愈发的看不起崔玉瑶了。

  她真是没想到崔玉瑶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可这上赶着做妾的话她都说的出来。

  可见谢景城看人还真是准啊。

  这崔玉瑶自己都说道这里来了,她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其实你说这话,我也倒是能理解的,玉瑶妹妹,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苗氏陪着笑说道。

  “少夫人有话尽管说。”崔玉瑶连连说道。

  “妹妹也知道,我家三弟和顾家大小姐的亲事已经差不多要成了,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父王肯定不希望中间有任何纰漏,而三弟也是对顾大小姐的亲事十分看重,所以三弟是绝对不会对你有什么,即便是妾室,也不可能,既然如此,那玉瑶妹妹何不换个思路呢?”苗氏说道。

  崔玉瑶大概是明白了苗氏的意思,可也没全明白?

  换个思路,就是要她给别的人做妾吗?

  这镇南王府一共就三位公子。

  不是三公子,难道是大公子或者世子?

  世子的身份何等尊贵,肯定是不可能了,难道是大公子?

  这少夫人莫不是?

  不可能啊,哪里有做妻子的,替夫君选妾室的,还是用这样的方式选。

  这倒是让崔玉瑶有些迷惑了。

  苗氏看着崔玉瑶迷惑的眼神,大体上就知道崔玉瑶想什么了?

  这崔玉瑶还是有些单纯,就只想着谢家这三兄弟了。

  “妹妹啊,若说起这王府最有权势的人,你说是谁呢?如果你能嫁给这王府最有权势的人,还怕将来没好日子过吗?”苗氏笑着说道。

  崔玉瑶经过苗氏一提醒,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这苗氏的意思,竟然是让她给镇南王做妾室。

  她的心一下子跳的好快,怎么会如此的呢?

  镇南王的年级着实也不下了。

  她还这么年轻,竟然要嫁给一个这么大年纪的男人吗?

  “我知道妹妹犹豫,觉得父王年纪大了,可这老夫少妻,父王若是娶了你,自然会疼爱你的,况且如今这王府本就对你有愧疚,父王年纪大你许多,自然不在意你失了清白之身,你若是能让父王娶你做侧妃,岂不比给三弟做妾室好多了。”苗氏继续劝道。

  别说,这样的说辞,还真的是让崔玉瑶有些动心了。

  是啊,她的确是委身给了一个下人。

  不管怎么说,哪怕是给谢景灏做妾,亦或者是给谢家几个兄弟做妾,都是有芥蒂的,毕竟谁愿意娶一个残花败柳。

  可这镇南王就不同了,毕竟镇南王比她大这么多,若是娶了她,肯定是会怜惜她的。

  况且她也是被强迫的,想来镇南王也不会在意这么多的。

  的确,苗氏是给出了一个好主意。

  也算是救她一命吧。

  “少夫人,我出身低微,王爷会愿意吗?”崔玉瑶问道。

  “若是你愿意,我自有办法。”苗氏笑了笑,说道。

  “少夫人,你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从前,我以为王妃是为了我好的,可是现在看起来,她当真是害死我了,我才明白过来,她不过是想要利用我对付三公子罢了,虽然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毁了我一生。”崔玉瑶恨恨的说道。

  其实崔玉瑶答应的这么痛快,多半也是因为黎氏坑了她。

  若不是黎氏,她也不会失去清白之身,陷入这么被动的地步的。

  这两难的境地,全都拜黎氏所赐。

  “王妃的心思,的确是·····”苗氏什么也没说,可是看样子,也是对黎氏也肚子的怨气的。

  苗氏和崔玉瑶说话的同时,谢景城也去见镇南王谢正兴了。

  谢正兴心里也是为这件事发愁的。

  这到底是王府的人糟蹋了人家崔家小姐,还是个下人,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管怎么说,都是不好交代的。

  谢正兴想想就觉得头大。

  就这死奴才,真是打死也为不过啊。

  这奴才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呢,谢正兴真是想不明白。

  谢正兴正在胡思乱想呢,小厮禀报说是谢景城到了。

  谢正兴一听,连忙亲自出来,看着小厮扶着谢景城站在外头,禁不住说道:“你这孩子,不是病着吗?怎么又跑出来了,赶紧进来。”谢正兴上前扶着谢景城进了正房。

  谢景城的身体还是有些虚,今日为了谢景灏的事情,也算是奔波了两回。

  他的脸色隐隐有些苍白,略显疲惫。

  可谢景城却丝毫不觉,他只是想替谢景灏做点事情而已。

  他虽然身子不争气,可也不想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不想什么都交给谢景灏,这样谢景灏实在是太累了。

  “父王我没事的。”谢景城连连说道。

  “你怎么过来了,可是因为灏哥儿的事情吗?”谢正兴问道。

  “自然是因为三弟的事情的,儿子瞧着父王也为此事愁眉不展,所以来看看父王。”谢景城点头说道。

  “哎······”谢正兴忍不住叹气,真的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起来,都要怪黎氏,没得邀请崔家小姐来做什么客,大家真的不熟。

  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埋怨也没什么用处了。

  “父王,这三弟和顾家大小姐的亲事已经说定了,可千万不能再有什么纰漏了。”谢景城进言道。

  “本王如何能不知道呢,咱们家同南安王府素来交好,难道明安郡主也有心结秦晋之好,所以这事儿无论如何不能影响到老三头上。”谢正兴斩钉截铁的说道。

  过去对他对谢景灏,也已经够不公平的了。

  到底心里也亏待他的先王妃叶涟漪啊。

  “那父王就得小心处理崔家的事情,毕竟这崔家姑娘是在三弟院子里,三弟的寝室里出了事儿,若是崔家真的有心来到三弟头上,这件事倒也难办,就算是最后不成,可是若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那明安郡主还能允婚吗?”谢景城提醒道。

  谢景城这话是一点儿也不错的,这事儿也是够恶心人的。

  “是啊,本王刚才也想过了,这崔姑娘委身给了一个下人,可咱们也不能让一个下人给崔姑娘负责啊,崔家肯定不干啊。”谢正兴有些头大,心里更加对黎氏有气了,说到底,还是怪黎氏,若不是黎氏把崔姑娘弄到王府来,哪里会有这么多麻烦事情了呢。

  “父王也别着急,其实这事儿也未必无解,这崔大姑娘的事情,儿子倒是也了解一些,她并不是现今崔夫人沈氏所出的女儿,是崔衍崔大人先前夫人所生的,不过是平民女子,而且已经被休弃,现今也不在人世了,所以这崔姑娘在崔家的地位也是十分尴尬的,她未必想留在崔家,可她和王妃又是如何相识,为何王妃会邀请她来王府做客,这些,儿子也不得而知了,想来也是要问问崔姑娘自己了。”谢景城解释着说道。

  谢正兴听的皱眉:“这崔家也是够乱的了,一个被休弃的女人生的女儿,在崔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这姑娘也是挺可怜的,只是你母妃和这崔姑娘是如何相识的,为何就一见如故了呢?那丫头生的虽然不差,可也不算绝色,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就是瞧着挺让人心疼的,怎么就能入了你母妃的眼。”谢正兴问道。

  对于此,谢正兴也是想不通的。

  谢景城微微勾了勾唇角,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但是却摇着头说道:“母妃的心思,儿子也猜不透,儿子也不清楚母妃是如何想的。”

  谢景城提到黎氏的时候,神色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恭敬。

  谢正兴明白,谢景城和黎氏是有些心结的,但是真心不能怪谢景城,这黎氏,也的确是忽略了这个亲儿子了。

  “诚哥儿,你不必多想,你母妃那边不用管她。”谢正兴直接说道。

  “父王,母妃的事情可以暂缓,现在还是三弟的事情最重要啊。”谢景城有些着急。

  谢正兴点头,其实他也很担心谢景灏的事情。

  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想出个好法子来。

  崔家姑娘失了清白,肯定不会想着做正妻了,可这妾室,也不行啊。

  他看的出来,这谢景灏和顾千凝两个人是两情相悦的,肯定不愿意让第三个人掺和进来的。

  他也不愿意让崔家姑娘瞎掺和。

  可也不能把崔家姑娘塞给一个下人,这样也说不过去啊。

  谢正兴真是伤透了脑袋了,绕了一大圈儿,又回到原点了。

  “本王也是头大,若是为了崔家,耽搁了你三弟的亲事,那才是得不偿失了。”

  “其实儿子想着,这崔家姑娘到底不清白了,肯定不会要正室之位了,若是给个妾室之位也是可以安抚的。”谢景城开口说道。

  “那是自然,可你三弟和千凝丫头是两情相悦的,若是你三弟多了个妾室,如何对武宁侯府交代啊,这不行,真的是不行。”谢正兴摇头。

  “父王,儿子说的不是三弟,是要父王纳了崔姑娘做妾室。”谢景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谢正兴听的脸色大变,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谢景城,打死谢正兴,他也没想到谢景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啊,这真的是太扯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要气死本王吗?”谢正兴连连摆手。

  这真的太荒谬了。

  “父王,您听儿子说啊。”谢景城解释道:“没有比您更合适的人选了,三弟肯定不行,明安郡主好不容易能答应三弟和顾大小姐的婚事,若是崔姑娘的事情传了出去,这亲事只怕就不行了,但是您说的也对,把崔姑娘打发给一个下人,也是不可能的,这镇南王府的主子,只有咱们三个了,我这破病身子,自然不能耽搁了人家姑娘,二弟之前因为私生女外室的事情,和二弟妹闹得不可开交,唯有父王是最合适的人选,父王身边除了母妃,就只有一个姨娘和一个通房,这若是纳个侧妃,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啊。”谢景城劝说道。

  谢正兴听了仍旧摆手:“不行,不行,这可不行,本王和这崔姑娘差了多少年纪啊,如何能耽搁人家姑娘呢,而且人家姑娘也未必乐意嫁给我这个老头子啊。”谢正兴说道。

  “崔姑娘不会不答应的,应该求之不得。”谢景城说的笃定。

  “为什么说的这么肯定?”谢正兴不明白了。

  “儿子刚刚不是跟父亲说过崔姑娘的身世吗?她的出身,在崔家的地位本就是很尴尬的,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崔家更是容不下她的,她自然肯愿意了。”

  谢景城这样说,这谢正兴心里倒是有几分怜惜崔玉瑶了。

  他毕竟年纪在这里放着,一个这么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本就让他起了恻隐之心,而且身世还这么可怜。

  在谢正兴这个年纪,就不可能把出身什么的看的比较重要了,而且即便是崔玉瑶嫁给他的话,也只是一个妾室,最多就是个侧妃。

  对侧妃,他怎么可能还有诸多要求呢。

  甚至连崔玉瑶不是清白之身,也不太在意了。

  她毕竟是好人家的女孩儿,这也是遭了人陷害罢了。

  “缓一缓再说吧,总归我这一把年纪了,若是娶了她,也是没白的耽搁了她的。”虽然是有些怜惜崔玉瑶,可是却对她没有男女之情,毕竟崔玉瑶年纪太小了,比他的女儿还小,做他的侧妃,总归是让谢正兴有些犹豫。

  谢正兴不是个耽于女色的人,要不然的话,不可能镇南王府连一个侧妃也没有,只有一个姨娘,一个通房。

  这足够证明,谢正兴真的是个洁身自好的人。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还是十分犹豫。

  “父王,您就当是为了三弟,委屈一下自己吧。”谢景城说道。

  “这不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