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奇效(1/2)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底色
字色
字号
  琥珀俯身在磨墨,本来没看到顾玦,可是顾玦投在地上的长影朝她延伸了过来。

  她猛地抬起头,朝窗口方向望去,这一看,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大男人,吓得差点没喊出来,却被楚千尘眼明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

  生怕琥珀坏事,楚千尘默默地给她递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琥珀频频点头,意思是,她不会叫的。

  琥珀破罐子破摔地想着:她连皇帝、太子、太孙都见过了,甚至还没下跪行礼,宸王出现在自家姑娘闺房里,似乎好像仿佛也没什么。

  楚千尘松开了捂着琥珀嘴的手,用帕子擦了擦掌心,然后就飞快地起身,步履轻盈地走到了顾玦跟前,浅笑盈盈地仰首望着他。

  因为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她的打扮很随性,身上穿着一件丁香色的窄袖交领罗衫,下面是白色挑线长裙,一头乌发松松地挽了个纂儿,不着半点环佩,也没有佩戴面纱,露出她精致漂亮的五官。

  烛火将她的凤眸映得流光溢彩,那染着粉霞的面颊犹如一朵在月色中倏然绽放的昙花般清艳。

  “王爷,”楚千尘的目光在他俊美的脸上流连了一番,看他气色还不错,唇畔的笑意又深了几分,笑靥如花,“我制的药丸还够吗?”

  莫沉果然把药丸送到王爷手里了。

  楚千尘的双眼弯成一对月牙,声音清澈柔和,娇娇软软,听起来乖巧极了,又像在撒娇。

  楚千尘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顾玦有一瞬几乎觉得他并非是在夜闯香闺。

  “够了。”顾玦微微颔首。

  她给的药丸足以撑到下次复诊了,这一点顾玦知道,楚千尘当然也是知道的。

  楚千尘谆谆叮嘱又道:“下回你可以早些跟我说,药丸的效果虽然不如现熬的汤药,但还是可以顶一顶的。”

  “滴答。”

  一个细微的滴水声突然响起。

  这声音极其轻微,如蚊吟似的,可偏偏楚千尘和顾玦都是耳聪目明之人,两人都循声望了过去。

  琥珀呆呆地看着他们,手里还抓着那个墨锭,方才的滴水声就是墨汁自墨锭滴落地面的声响。

  顾玦的视线从琥珀手里的墨锭往书案扫了一圈,目光在书案上摆的那些刀具、图纸、叶子牌上转了转。

  琥珀被这两人看得浑身僵直,连忙把墨锭搁在砚台边缘,不知为何,她莫名地就生出了一种仿佛她才是外人的古怪感觉。

  “楚姑娘,我来找你是想请你救一个人。”顾玦三更半夜不告而访地跑来找楚千尘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想让姑娘跟我出去一趟。”

  若是平时,莫沉、云展和薛风演都可以替他来请人,哪里需要顾玦亲自出马,问题是,现在都三更天了,这大半夜的,要拐人家小姑娘出去,他总得有点诚意。

  顾玦觉得楚千尘十之八九不会答应,也做好了准备,是否要用非常手段来劝服她……

  “好啊!”楚千尘答应得爽快极了。

  不管王爷要她救谁,都没问题。

  这一瞬,连琥珀都能看到自家姑娘身后有一条尾巴在愉快地甩动着。

  楚千尘笑眯眯地看着顾玦,要多乖巧有多乖巧,就像是一只等夸奖的猫儿般,柔顺而又傲娇。

  楚千尘转头吩咐琥珀道:“琥珀,你留在府里。”

  “要是明早到了请安的时辰,我还没回来,你就给我报病,说我偶感风寒好了。”

  楚千尘一把拎起了放在一边的药箱,笑眯眯地转身看向顾玦,“我们走吧。”

  顾玦:“……”

  顾玦狭长的眸子幽深了几分,心里叹道:这丫头半点防人之心都没有吗?

  还是说她就这么相信自己?

  顾玦的脸波澜不惊,朝楚千尘逼近,他比楚千尘高了一个头,那颀长的身形投下的影子几乎将她整个笼罩其中……

  琥珀差点没低呼出声,赶紧捂住嘴,眼睁睁地看着顾玦轻轻松松地揽腰抱起了楚千尘,从窗口一跃而出。

  她只是眨了几下眼,顾玦和楚千尘就没影了,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梆!梆!梆!”

  远处传来三更天的打锣声,每一下都像是一记重锤敲在琥珀的心口。

  对于琥珀来说,这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凉爽的夜风徐徐吹来,吹得两人的衣角翩飞,猎猎飞扬。

  楚千尘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飞檐走壁的感觉,可这种脚不着地的感觉非但没让她觉得不安,反而十分享受这种大鹏展翅般的感觉。

  她知道王爷是不会摔了她的。

  他们俩离得很近,近得楚千尘能清晰地看到他下巴上那青黑的胡渣子,近得她能闻到那股若有似无的沉香味……

  近得她能感受到他胸膛下勃勃的心跳。

  真好。

  楚千尘抿着唇笑。

  皎洁朦胧的月光映在她脸上,氤氲着珍珠般柔和的光晕,少女本就有十分的颜色,此刻更是美得令人炫目。

  又跃过一道高墙后,顾玦在侯府旁边的巷子里把她放下了。

  “得罪。”顾玦轻声道。

  低低的男音清冷如斯。

  巷子里的阴影中传来一阵马匹的“恢恢”声。

  绝影!

  楚千尘看着黑暗走出的那匹四蹄踏雪的黑马,眸放异彩。

  前几次去元清观给王爷复诊时,她都没看到绝影,心里还觉得惋惜,今天总算又看到绝影了。

  顾玦唤了声“绝影”,黑马甩着长长的马尾悠然踱到了他身旁。

  顾玦抓住缰绳,对着楚千尘道:“要委屈姑娘与我同骑了。”

  他的本意是他自己上马后,由他拉一把楚千尘,毕竟绝影远比那些小姑娘骑的母马要高大威武得多,而且还性子野。

  谁想,他话音刚落,楚千尘就接过了缰绳,很“自来熟”地在黑马修长的脖子上撸了一把,然后左脚往马镫上一蹬,仿佛展翅的飞燕般,轻盈地翻身上了马。

  只这上马的姿态,顾玦就可以断定,她的骑术相当不错。

  顾玦心念一闪而过,紧跟着也上了马,跨坐在楚千尘的身后。

  坐在绝影高高的马背上,楚千尘的心情愉快得不得了。

  宝马自然是宝马的气性,她知道绝影一向性子孤高,只听王爷的,也只认王爷。

  要不是缰绳还抓在王爷的手里,要不是王爷默许了,绝影这家伙早就把她甩下马背了。

  自己这样算算仗势欺马呢?!

  楚千尘在心里偷偷地笑,一路上愉快地撸了绝影好几把。

  黑马载着两人也是如履平地,轻松地奔驰着。

  晚上有宵禁,京城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只要避开夜巡的五城兵马司和打更的更夫,这一路就不会有任何阻碍。

  五城兵马司夜巡是有规定路线的,顾玦再清楚不过,轻轻松松就避开人,顺利地来到了宸王府的侧门。

  莫沉早就等在了侧面外,整个人犹如影子般融在夜色中。

  楚千尘又蒙上了面纱,随顾玦进了宸王府,一个小厮提着灯笼给他们领路。

  夜里的宸王府分外的静谧,银色的月光下,楼台殿阁恢弘雅致,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鳞次栉比的青瓦上闪着清冷的微光。

  习习夜风中,萦绕着清清淡淡的花香。

  宸王府也是楚千尘很熟悉的地方,几乎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路。

  她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似乎对周围的一切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奇,看在别人眼里,只以为她是在避嫌。

  在侧门关闭后,顾玦就开始直入正题:“楚姑娘,患者伤了双腿,是刀伤,伤口很深,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现在伤口腐烂化脓,小腿肿大……”

  顾玦说的患者是秦曜。

  他得到南阳王身陨的消息后,就一路南下去南阳郡寻秦曜,可秦曜早就逃离南阳郡,后来还是发现了他留下的暗记,一路又往京城的方向寻人,在冀州找到了秦曜和绝影。

  秦曜伤重,顾玦曾就近找了数家医馆给他求医,可是普通的大夫对他的伤根本就无能为力,顾玦想到了楚千尘,干脆把秦曜带回了京城。

  这一路跋涉,秦曜的状态更差了,他怕他熬不到天亮,这才不顾礼数,半夜三更就去把楚千尘给请来了宸王府。

  顾玦把楚千尘带到了一个院子里,屋子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云展和一个四十来岁的军医就在榻边,榻上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紫袍青年。

  他身上的衣袍破损不堪,上面沾满了一滩滩暗红色的血渍。

  青年双眸紧闭,那张年轻俊美的脸庞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死气沉沉。

  是他,是南阳王世子!

  楚千尘深邃幽静的眸子掠过一道异芒。

  前世,南阳王世子秦曜弑父潜逃,一度下落不明,消失了一段时日……

  楚千尘突然就知道顾玦仓促地离京南下是去了何处,又是为了谁。

  云展和军医连忙让开,楚千尘走到榻边,把药箱放在一边,先去检查秦曜的双腿。

  双腿的裤脚已经被人剪开,他红肿的小腿惨不忍睹,伤痕累累,其中最深的伤口已经见骨,伤口腐烂化脓……

  这要是普通的小姑娘看了,怕是已经花容失色,不忍直视。

  然而,楚千尘却面不改色地直视着云展小腿上的伤口。

  顾玦、云展、莫沉等人都注视着楚千尘的神色变化。

  见她微微蹙眉,云展心一沉:小神医一向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恐怕……

  楚千尘又给秦曜探了脉,触手滚烫。

  她只探了三息,就收了手,抬眼看向了顾玦,道:“他的伤口没有及时处理,现在腐烂化脓,热毒正盛……要救他,就必须截肢。”

  说这句话时,楚千尘神色平静,波澜不惊。

  上一世,当秦曜两年后再现身时,已经失去了双腿,他的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渡过,想来就是因为这一劫。

  话落之后,屋子里的气氛一冷。

  中年军医震惊地张大眼。

  小神医的意思是,只要给秦世子截肢,她就能保他的命?!

  秦世子伤得太重了,要是在他刚受伤那会儿,军医自认截肢后,有七八成把握可以保命;可是他现在伤口恶化,高烧不止,身体虚弱,以他此刻的情况,根本就熬不过截肢这一关!

  医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